silento__

择默|偶尔写东西

记梗

想写一篇原创意识流,灵感来源墙上的斑点。

【幻红/MCU/复联三背景/剧透预警/Wanda视角】重逢

剧透
剧透
剧透

非常短小,然而写了整整一周
大约烂尾
没什么剧情
就是想捅把刀子
然而貌似只捅到了自己
第一次拿幻红开刀
认真且怂
以上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Wanda看着自己的脚破裂,崩碎,如纸屑一般颤动着,翻转着,飘向天空。
这令她想起小时候和Pietro一起用自己调制的肥皂水吹出的泡泡,在阳光下流淌着彩色的光,颤颤悠悠地在空气中沉浮。
那个时候,他们的家乡的天很蓝。Pietro总是一刻也停不下来,像一只精力充沛的斑羚,在草地和石块间蹦来跳去。他喜欢恶作剧,偶尔抓起一捧泥土塞进Wanda的后衣领,然后得逞地坏笑着被Wanda尖叫着追赶,一圈一圈地在原野上奔跑。
奔跑。Wanda的腿正在分崩离析。
她已经很久没有理由奔跑了。

-

她想起那天,Pietro再也不能奔跑的那天,她疯了一般撞开残损不堪的教堂的大门,在断壁残垣和尚未冷却的硝烟之间跌跌撞撞地奔跑。
她不清楚自己的目的地在何方,她只知道自己要找到奥创,然后用充斥在她胸膛中的愤怒的火焰将它烧光殆尽——她要让它尝到心脏停止跳动,就如同它对她所做的那样。
当她瘫坐在废弃的钢筋铁泥之间,手掌中紧抓着奥创已经冰冷的机械的心脏,她感觉自己一生再也没有力气去奔跑了。
那时候……那时候,眼前一片半透明的鹅黄色飘过。她被什么轻轻抱起,在彗星般坠落的石块之间游刃有余地穿梭,温柔地带她逃离那块即将被毁灭的土地。
他是她的救世主;他拯救了她,从那一天起。
Wanda大衣的红色下摆被撕裂成碎片,向天空游去。像篝火飞出的未燃尽的余灰,刺得她的眼睛酸痛。

-

那些碎片在眼前交错闪烁着,重叠出一段接着一段的虚幻的影像。
Wanda空洞地望着天空中缓缓旋转的碎片。
她好像看见Vision对着食谱皱起眉头。那一锅汤其实很难喝,他由于拿不准所谓“少许”的量而索性什么调料都没有加。但是她记得是因为自己偶然提起想念故乡的浓番茄汤,他才翻箱倒柜地找来食谱照着一丝不苟地煲给她。
还有他轻轻揽住她的肩,带她穿过皇家英里拥挤的人流。他们在画廊里上世纪的油画前驻足,她听他在她耳边轻声呢喃,气流吹得耳廓微微发痒。他们在爱丁堡铺着阳光的街头上踱着步子,抓住分秒享受着不可多得的独处的时光。在街头艺人面前的帽子中投下几枚硬币,或者欣赏橱窗中看起来就暖洋洋的羊绒织品。
还有古老的旅店中的夜晚,窗外的路灯光透过窗帘模模糊糊地印在木地板上。他的吻从她的耳垂慢慢移到锁骨,他的胸膛一如第一次相遇时一般温热而坚实。昏黄摇曳的灯光雕琢着他脸庞瘦削的轮廓,而他的眉眼被渲染得愈发柔和。这令她前所未有地想要沉溺在他灰蓝色的虹膜中,像是从悬崖跳下,却被轻轻托进了星河,再缓缓坠落到大海里。
那双眼睛清澈得令人心悸。它像是半透明的,把他内心的所有都毫无保留地倒映在她视线里。
也是这双眼睛,在刚才,在他额头上那颗淡黄色的宝石被Wanda亲手剥离、摧毁的时候,温柔地盯住了她的眼睛。那双眼睛里没有丝毫痛楚,只有鼓励、安慰,还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柔软的情感。那短短的几分钟里,Wanda听到Vision用它们对她说了很多话。
他说,不要为我难过,我不会感觉到疼痛。我只能感觉到你的能量,和你的气息。我只能感觉到你。
他说,对不起,没能像我曾经承诺的那样陪在你身边。以后的日子,要照顾好自己。
他说,不要害怕未来的日子。会很艰难,但要记得,我的爱不会随我的离去而消逝。
他的眼睛里满满盛着她的样子。她拼命睁大了被泪水模糊的双眼,想要再抓住一切时间,再多看看他,把他的一切都印刻在脑海里,就算如现在一样灰飞烟灭,也再不会忘记。
她的心在疼痛。
这是因为她的心正在字面意义上地化为齑粉,还是因为,她的心早已经因为别的原因而破碎不堪?

-

Wanda不明白。
为什么Vision在即将消失在世界上的那一刻,所想到的,还完完全全只是她?
他似乎不会因为自己的逝去而悲伤,只是对于自己不能继续陪伴着她而感到遗憾。
他似乎更担心她由于要亲手将他抹去而悲伤。
她是溺水般地冰冷、绝望和无助,而他是她的稻草也是她的篝火,他以温暖包裹了她,而对于自己的分明更加强烈的痛苦,却淡淡隐藏,只字不提。
Wanda还能听到他的声音在耳边回响。
他的声音如平时一样温柔和坚定,携着令人平静的力量。

It's alright.
It's alright.
I love you.

没事的,痛苦都会过去。
对不起,不能减轻你的痛苦。
我爱你,无论是否存在于这世界上。

Wanda的目光落在身边苍白的躯体上。
“我也爱你。”
Wanda蠕动嘴唇。
她已经没有声带了。

-

在那个世界,她是否可以与他重逢呢?
以最后的游离的意识,Wanda在想。
她好像没有那么难过了,反而觉得解脱。
如果可以的话,那真是太好了。
在那个世界,没有战争,没有威胁,没有危险,没有痛苦。
在那个世界,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把他们分开。
那么,她要第一时间奔跑到他身边,紧紧抱住他。
再也没有离别了。
他们可以牵手,可以拥抱,可以肆无忌惮地大声欢笑。
他们可以永远在彼此身边。

-fin-

Rofix:

你的生命看不完所有的时间。一个二十多岁的艾维比少年对我说。每天下午我都看他行色匆匆,即使是在陪我在逛集市也会慌忙告辞。然后在晚上出现,带着歉意继续给我介绍他的故乡。而那时往往是其他人回家的时刻,到了午夜,街上已经见不到人。而今天是我在这旅行的最后一天,他终于要把秘密说出。在艾维比,人可以永远活着,除非你清醒的经历完了一天的所有时刻。所以在这里没有人熬夜和通宵,我每天必须在傍晚时分休息,因为其他的时间段我都曾经清醒过。等到我决定结束的那一天,我一定会登上那个山头,看一眼落日的样子。

Rofix:

在卡约克的正午,我强烈感受到了灼热的空气和强风。这是我才注意到,本来习以为常的太阳并非圆球形状,而是一只火鸟。“自我们有记载时就是这样”村民对我说,“我们的太阳就是这只火神鸟,她每天都环绕着星球,人们需要去她栖息的火山口朝贡来保证她能持续提供光明。曾经有过她暴虐的灾难,那时候她不再飞行,让星球一些地方陷入火海,一些陷入寒冬。但现在情况好多了。”我没能听进去,因为这根本不是什么神,我认识这只盖地鸟。她因为与种族矛盾被排挤流放到一个偏远的无人星球上,她愤怒,憎恨,孤独。但一段时间后她注意到因为自己的存在,这个偏远没有太阳的星球竟然拥有了生命。她围绕着星球盘旋,呵护着这脆弱的文明。而今她已不愿回去。

Rofix:

比色人寿命只有十年,而他们的眼睛在字面意义上记录了走过的世界。从一出生的干净透亮的瞳孔开始,每次看到的景色都会浅浅的印在眼睛上,就像是蘸满水的水彩,晕开在视网膜上。如果他长时间看着蓝天,那么眼睛就会变成天蓝色,周围的事物也会像透过蓝色玻璃观看,玫瑰如紫罗兰。很快,眼睛在岁月的各种匆匆景色中叠加了各种颜色,直到岁月的尽头,已只剩下黑暗。在那之前请看着我,也让我看着你。

Rofix:

先给你准备好这个房屋,在这晶莹透亮的纸片。温泗托的地面只有纸的三分之一那样薄,整个陆地以极大的张力吸附在平静的海洋上,就如毛玻璃一样,能够看到朦胧的海洋幻光。走在地面上,能够感到丝丝凉意,那是来自大海的潮湿和冰凉。在陆地的边缘有剪纸人在沿着地面纹路剪开一块岛屿,在剪刀落下最后的那英寸的时候,巨大的张力将岛屿迅速的从大陆推开,从此这户人家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岛屿漂移到远方。

Rofix:

咯吱咯吱,脚踩在玻璃碎片般的水晶上,就像是在雪地踱步。我很难仔细分清地面上这如沙漠般浩瀚的杂物是什么,有青金石项链,复古蜡玩偶,中世纪的旗杆匙……但我的目光被一块两块面都是红色的魔方吸引,上面自己的名字还清晰可见。在我小时候在卧室无法找到它之后,终于重逢。艾芙的宏量子隧道效应会从各个星球随机传送来小体积物品,大多数人在生活中丢失的物品都汇聚在了这里。成年后别忘来找找当时自己的玩具。

Xerath赠与

Rofix:

拉启佤是一个海洋星球,但是却没有一座桥和船。因为所有的水域都只有十厘米深,刚刚没过拉启佤人的脚踝。面对分隔两个大陆的海洋,人们可以静静的感叹其宽广辽阔,但也可以奔跑在海上,追逐夕阳。

Rofix:

怀略
滴答滴答
指针即将抵达十二点
这一天结束了
所有的居民互相点头致敬
今天我们都很愉快
过了零点
我们每个人都前往这个星球上随机的一天
可能再也无法相见
也或许我的明天就是你的明天

Rofix:

席拉有一条环绕星球的河流,它逆着行星自转的方向流淌。当你触碰到河水的时候,它会记住你当时的模样。无论以后你有多么年迈,当你再次望向河流里的倒影时候,看到的依旧是自己昔日的模样。年长者常警告年轻人不要接近环流河,因为河边常常趴着一些人,和他们空洞恍惚的双眼。